• 两千年后的再次提倡 - 因材施教


  • 美国心理学家罗森塔尔曾和助手来到一所小学,声称要进行一个“未来发展趋势测验”,并煞有介事地以赞赏的口吻,将一份“最有发展前途者”的名单交给了校长和相关教师,叮嘱他们务必要保密,以免影响实验的正确性。而实际上,名单上的学生都是随机挑选出来的。8个月后,奇迹出现了,凡是上了名单的学生,个个成绩都有了较大的进步,且各方面表现优秀。 罗森塔尔的成功就在于‘教育期待’,通过心理暗示让孩子潜意识感知到了自己的聪明和不凡,从而乐观自信,促进了孩子的潜力挖掘。

    激励的重要性在教育中的作用显而易见。一个伟大的教育者,除了自己要拥有渊博的知识和见识,平和的心态之外,还要懂得不断反省,总结,拥有高育商,懂得适时激励和赞扬,充分利用心理暗示的力量。

    然而,仅靠激励和‘教育期待’就能一劳永逸解决问题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实际上,上述例子中,上了名单的学生进步程度是迥异的,在不同学科的差异也是非常明显的。赞扬和激励固然重要,然而这只是现代教育最基础的要求。要让学生天赋得到发挥,懂得罗森塔尔效应还不远远不够。

    除了激励和高育商,对于孩子个体差异的认知也非常重要。众所周知,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,从出生开始,他们就不是一张白纸,他们有与人迥异的气质,这就好比不同的植物,有些喜阴有些却必须向阳,有些耐旱有些却喜欢湿润的土壤。明白了孩子在性格上的差异,才能扬长避短,让不同学生发挥不同优势,光彩夺目;才能不辜负每一个学生与生俱来的天赋。比如有的孩子积极乐观,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。而有一些就相对比较忧郁,感受细腻深刻,看到、想到、感受到的东西都比其他类型的孩子多,有了情绪之后不容易放下。这就是两种显然不同个人性的孩子,而且这种特质很可能伴随终生。

    我们当然可以通过上述观察进行针对性的教育。然而,人与人的差异不仅仅只有上面的维度,人类人格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,如果没有一个理论性的指导框架,我们很容易在理解行为差异时无所适从,迷失方向。

    基于以上背景,才储团队大胆而创新的把舶来的人格分类模型进行比对评估,找到适合本土的精髓模型,并对各种量表结果进行交叉比对,期望在基础教育中提供技术支撑,让个体得到更适合的教育方式,发挥更大能量与潜力。

    根据现代脑科学的研究,人类3-6岁是天赋人格形成时期。6-18岁是环境人格形成时期。一般人到了十八岁之后,人格结构就很难再改变了。才储的观点是,在综合人格结构稳定之前,以激励启发为主,多方位多角度让学生体验,开发兴趣点,在过程中多观察,发现学生的优势方向进行因材施教。

    目前才储研究数据分析重点放在对于人格稳定期(18+)的人格特质分类。有人认为这个年龄性格已经固化,教育已经完成了一多半,此时开始自我认知是不是有点太晚了。恰恰相反,18岁左右正好处于人格稳定状态,满足样本稳定性基础条件。人生漫长,除了学校教育阶段,还有更长的自我认知的路要走,认识自己永远不会太迟。

    此外,18岁左右的年龄此时正好面临高考选择专业,是人生重要的选择节点。面对数百种眼花缭乱的专业,如何选择一个和自己个性、优势和兴趣相匹配的?不论青红皂白同意填金融和计算机就没错?

    为了在这个阶段更好地把人格分类研究能在专业选择领域有所帮助,才储经过近十年的数据分析,力图从多个角度(各种不同模型交叉比对)客观提炼专业特征,与学生的兴趣、性格、价值观及人格特质进行关联,帮助学生更充分地了解自己、了解专业。让学生平常从未知觉的自我,唤醒他们开始进行自我认知。这个崭新的课题,将会为人生选择带来新的契机和启示。






  • 后记:因材施教对于目前的基础教育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。两千年前的孔子能做到因材施教,实有其特殊性:首先孔子作为伟大的教育家,在教育上拥有高度的天赋和非比寻常的洞察能力 —— 这些并非是每一个基础教育工作者都具备的;其次孔子弟子数量有限,且能经常在一起生活学习,有足够的陪伴、了解和熟悉的时间,这也是现代基础教育无法具备的条件。实际上,对于什么个性的人应该施与什么样的教育,是需要非常严谨审慎对待的前沿学科和研究主题。目前才储提供的解决方案与其说是对人进行分类,不如说是依据根据大量实证心理学模型,更有效率的发现个人的兴趣和优势方向。个性并不能决定任何类型的才能。人类本身是复杂而独特的,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理论模型能完整描述一个人。某些仅仅利用人格特质对对人进行因材施教的狭隘理解,是非常危险的事情,我们在操作过程中一定要慎重,利用现代心理学进行辅助评估的同时一定要结合足够的观察(足够的观察!足够的观察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)。当然,我们更不可因噎废食,和工业流水线一样对所有孩子实施千篇一律的教育。真正伟大的教育者还是要尽其所能做到因材施教,这也是未来不可阻挡的趋势。 教育的本质在于为师之道,对教育有足够的热爱,对学生有足够的爱,这是一切的根本。